未标题-6.png

玉清导览     道茶素斋‍     活动报名‍   法会安排

研讨|新疆乌鲁木齐西山老君庙

研讨|新疆乌鲁木齐西山老君庙


微信图片_20210410195027.jpg 

西山老君庙牌楼


  清中期,天山北路的乌鲁木齐建有多座老君庙,这和清政府统一新疆后实行屯田的治边政策有直接的关系。乾隆年间,“乌鲁木齐地方延袤千里,可垦之地甚多”,1地平水足、水草丰饶,数万内地军民移居乌鲁木齐,开渠引水,开垦荒地,从事开发建设,乌鲁木齐很快便发展为一个重要的屯田中心。移民带来的道教也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时期。遣戍乌鲁木齐的纪昀在其《乌鲁木齐杂诗》中描写了当时的边地社会面貌:


户籍题名五种分,

虽然同住不同群。

就中多赖乡三老,

雀鼠时时与解纷。2

  

  此外,他还详细分析了移民的构成类型。“乌鲁木齐之民凡五种:由内地募往耕种,及自塞外认垦者,谓之民户;因行贾而认垦者,谓之商户;由军士子弟认垦者,谓之兵户;原拟边外为民者,谓之安插户;发往种地为奴当差,年满为民者,谓之遣户。各以户头乡约统之,官衙有事,亦多问之户头乡约,故充是役者,事权颇重。又有所谓园户者,租官地以种瓜菜,每亩纳银一钱,时来时去,不在户籍之数也。”3自古信仰道教者,贫家子弟居多,清政府对来乌鲁木齐的“内地无业穷民,赏给车辆盘费资金来屯,令其垦种谋生”。4来自内地的汉人有很多信仰道教者,故道教在乌鲁木齐地区迅速传播和发展起来。


  在此种历史背景下,西山老君庙应运而生。其建于乾隆三十二年(1767),位于巩宁城之西煤窑,5原为家瓷窑工及小街农牧者为求老君庇佑而修,是乌鲁木齐市一处著名的清代道教文化遗址。历史上,西山老君庙供奉的神像种类较多,老君庙也成为许多行业群体集体活动的场所。老君庙“供奉的是太上老君、鲁班、欧歧佛。每年过会的人们是分开的:煤窑、铁工、石匠给太上老君过会;木匠给鲁班老祖师过会;金、银、铜匠则给欧歧佛过会。各忠一神。以上神均塑有神像。庙宇宏伟。”6西山老君庙整个建筑匠心独运,设计巧妙,是新疆历史上建庙较早、规模较大的一座道教建筑,对于研究道教在西域的传播有着极为重要的价值。那么,老君庙又为何会建于西山呢?


  其一,和屯田水利有关。相传王母娘娘座下的两条龙触犯了天规,被贬下凡间,流落到西山,看中此地风水,就盘踞下来,但却不思悔改,整日只知兴风作浪,以致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太上老君闻知此事后,即至此处,设法将两条恶龙降服于妖魔山下。后来,人们一看到妖魔山积聚了大量的乌云,就知道一定会下一场瓢泼大雨。当地有这样一种说法:百姓们为了感谢太上老君,就修建了一座老君庙,希望太上老君能够一直庇佑着这片土地,保佑他们延年益寿,平安健康。7老君庙建成之后,周边的百姓经常前来拜祭,因此,老君庙的香火一直很旺盛。这个故事反映出,当地经常发生水灾,清政府在乌鲁木齐大规模屯田,使得大量土地被开垦出来,而水患灾害严重影响了当地民众的生产生活,因此,老君庙的修建即在情理之中了。


  其二,与以上传说一样,老君庙的修建还埋伏着另一个悠久的民间故事,该故事和清代学识渊博的著名学者纪昀遣戍乌鲁木齐有关。纪昀(1724-1805),字晓岚,又字春帆,晚号石云,道号观弈道人、孤石老人,人称茶星、纪河间,谥号文达。乾隆三十三年(1768)八月,因“漏言”罪被乾隆帝革职谪戍乌鲁木齐。被流放至乌鲁木齐的纪昀住在老满城的九家湾阅微草堂,一天晚上,梦见太上老君驾青牛至,口诵“归来重复上蓬山”,纪昀悟其点化,趋庙朝拜,并发动民众,扩其旧制,重塑金身。越二载,开光之日,赦免诏书至,此后,老君庙声名益振。8西山老君庙建于乾隆三十二年,而纪昀是在乾隆三十三年获罪被流放的,他到乌鲁木齐时,该庙已建成,极有可能是纪昀当年曾到此处游览,发动“田家”(屯田的百姓)对其进行了扩建。对于城西的西山和城东的东峰,纪昀诗中皆有涉及:


云满西山雨便来,

田家占候不须猜。

向来只怪东峰顶,

晓日明霞一片开。9


微信图片_20210410195051.jpg

西山老君庙钟楼


  民国末年,由于盗匪猖獗等原因,老君庙日渐衰败。新疆和平解放之初,道士渐去,老君庙先后为部队办公室、天山九场卫生队、部队医院,文革期间遭严重损毁,还一度作为部队的仓库使用。正因如此,前殿才得以幸存至今。


  2003年4月4日,乌鲁木齐市政府认定老君庙为文物保护之地。5月7日,成立西山老君庙筹建委员会。6月10日,筹建委员会召开老君庙恢复性建设规划方案研讨会。与会专家一致认为,该庙是乌鲁木齐市仅存的古代道教建筑,对研究乌鲁木齐市古代道教文化,弘扬我国优秀传统文化,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会议决定,在老君庙原址上,按原来的结构、布局及特有的道教建筑风格进行规划、设计、施工。7月25日,建设项目获批准。9月26日,乌鲁木齐市文化局批复,同意实施。10月23日,市规划局批复:“该项目列入‘绿色通道’,重点支持,控制周边用地。”11月13日,老君庙奠基动工。2004年春,老君庙正式动工复建。建设期间,时中国道协会长任法融道长亲笔题字“老君庙”,时中国道协副秘书长、现中国道协副会长袁志鸿道长两次到新疆亲临指导。老君庙复原建设工程进展顺利,一期工程于2006年9月30日完工。2007年9月12日,老君庙举行竣工庆典;9月30日,举行神像开光庆典;11月27日,老君庙被国家旅游局评为AAAA级旅游景区。2008年5月10日,老君庙AAAA级旅游景区揭牌。


  现位于乌鲁木齐市西山路122号的老君庙占地26600平方米,建筑面积7000平方米,青砖灰瓦,玉石栏杆,雕梁画栋,古色古香,气势恢宏,远远望去,甚为壮观。老君庙保留了清代的建筑风格和传统的道教宫观建筑特点,观内主要建有钟楼、鼓楼、灵官殿、玉皇殿、老君殿、财神殿、药王殿、文昌殿、慈航殿。老君庙的庙门是延续了清朝牌坊样式的棂星门,中间悬挂着“老君庙”三个大字牌匾。老君庙作为新疆“传承历史文明、弘扬道德文化”的一个重要场所,目前是新疆规模最大的一座道观,是当地各族人民了解道教文化的一个重要窗口,吸引着大量国内外游客。


微信图片_20210410195054.jpg

西山老君庙山门


  西山老君庙的山门坐北朝南,建筑布局完全按原来的中轴线设计。中路有牌楼、山门、钟鼓楼、灵宫殿、玉皇殿、老君殿,山门的东西两侧,是坚固的山墙,左面是鼓楼,右面是钟楼。山门正对的是灵官殿,奉祀的是道教护法王灵官。灵官殿的东西墙壁上绘有大量的彩色壁画,绘制着王灵官和萨真人的相关故事。灵官殿之后是玉皇殿,供奉着玉皇大帝以及天皇大帝、北极紫微大帝、南极长生大帝、后土皇的神像。玉皇大帝端坐中央,他统御诸天、主宰宇宙,总管着三界十方、四生六道,掌管一切阴阳祸福。老君殿是西山老君庙的主体建筑,殿高25米,四周有汉白玉雕花栏杆。殿内的老君塑像高达7米,端坐在莲花台上,鹤发童颜,慈眉善目,手持混元乾坤圈,笑瞰天下众生。陪侍在太上老君左右的是8位真人的塑像,一边是庄子、列子、文子和亢仓子,另一边是张道陵、许逊、葛玄和萨守坚四位天师。在老君殿的北侧和西侧是老子八十一化图大型彩绘,讲述着老子的传奇一生。


  东西两路有慈航殿、药王殿、文昌殿、财神殿和厢房。老君庙香火最为旺盛的是财神殿,殿内供奉着比干、赵公明和关圣帝君三位财神。文昌殿内主祀文昌梓潼帝君和魁星,他们掌管人间的功名利禄和荣辱成败,在读书人心中的地位非同小可。慈航殿供奉着碧落洞天帝主圆通自在天尊,慈航大士端坐在莲花宝座之上,面容慈祥端庄,普度众生,大慈大悲,拥有无边的法力,能够“观”到芸芸众生的诉苦之音,解救众生,故深受世俗欢迎。药王殿供奉孙思邈、扁鹊和华佗。


  自乾隆后期始,老君庙都会按照习俗,于每年农历二月十五举行盛大庙会。前来拜谒赶庙会的人络绎不绝,老君庙内终日香火缭绕。各族商贾云集于此,酬神演戏,热闹非凡。庙会上不仅有各种民间手工艺品和字画,而且还有持续3天的庙会大戏,使中原汉文化在新疆地区得到了传播和发展。清至民国,当地汉人婚嫁丧葬、修建住宅、建房破土等皆须请道士选择黄道吉日,尤其是丧葬,更要请道士看风水,诵经超度亡魂。几个世纪的风雨沧桑,使文化底蕴深厚的老君庙成为西北边疆地区传承道教文化的一个重要载体。


  在多民族、多宗教和多元文化交汇的新疆,道教作为清代新疆历史发展中独特的移民文化,是博大深远的中原文化在新疆的绽放。“中国传统文化中凝聚着众多的宗教元素。具有深刻文化内涵的道教文化是灿烂的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以宗教的形式或相应的宗教精神与文化实质性地参与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构建。”10


 二 



  地处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新疆是我国极具特色的西北边疆地区,重视道教在边疆文化发展中的地位与作用,不仅有利于中国传统文化在边疆地区的传承与发展,而且对于进一步提升中华文化的对外影响力,亦具有特殊而深远的现实意义。为了更好地宣传、保护和合理利用西山老君庙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搭建一个文化交流的平台,促进社会和谐进步,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加强对道教文化在新疆的保护、传承和开发利用:


  第一,充分发挥道教文化的积极作用,顺应实现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总目标,是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有利条件。道教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道教倡导和平、包容和谐、衣养万物、道法自然,所以要充分挖掘道教思想中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的有利文化因素。


  第二,立足新疆实际,丰富道观文化内涵。道观要加强自身建设和人才培养,适当扩大道观管理人员和服务人员队伍,加强与内地各宫观之间的联系和交流,经常组织一些丰富多彩的道教文化活动,自觉抵制商业化不良影响,传承新疆独特的地域文化,促进道教文化健康发展。


  第三,加强对道教宫观文化遗址的保护、建设和管理,维护其清净庄严。在对新疆道教宫观和文化遗址进行科学调研的基础上,有计划地逐步进行恢复和建设,切实保护其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加强宫观的管理,必须建立必要的规章制度,使工作有章可循。道教宫观不仅是宗教活动场所,而且大多座落在风景名胜区和旅游区。宫观的活动和教职人员的表现,代表着道教的形象。因此,要强化制度管理和规范管理,树立良好形象。

  (作者单位为新疆师范大学)


图片
图片
图片

注:

1、4.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宫中朱批奏折》04-01-22-0032-004,乾隆三十二年五月初二日奏为新疆户民升科事宜事。
2、3.(清)纪昀:《乌鲁木齐杂诗》,见王希隆:《新疆文献四种辑注考述》,兰州:甘肃文化出版社,1995年,第167页。
5.(清)和宁:《嘉庆三州辑略》卷2《建置门》,《中国地方志集成·新疆府县志辑》(第5册),南京:凤凰出版社,2012年,第320页。
6.刘德贺:《新疆近代的寺庙、会馆、义园》,《新疆文史资料选辑》(第14辑),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1985年,第116页。
7.石静:《绵延祠庙:传奇神人的祭祀圣殿》,北京:现代出版社,2015年,第16-17页。
8.周杰等:《重修老君庙记》碑文(立于老君庙内)。
9.周建明:《乌鲁木齐历史诗抄》,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165页。
10.衡宗亮、杨磊:《新疆乌鲁木齐红庙子道观》,《中国道教》2017年第1期,第61页。
图片